农民工劳务派遣的社保难题

2020-01-31 作者:职业技能   |   浏览(128)

  从4月1日起,北京的农民工可享市民待遇参加城镇职工医保。前不久,济南人社部门也提出今后用人单位招用农民工需缴纳“五险”。在农民工中,究竟有多少人参加了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等社会保险?近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发现农民工劳务派遣存在不少问题,尤其异地用工派遣监管难。保险不能带着走,投了白投4月18日,在济南泉城路上的一处工地,来自平阴农村的老李说,没有听说加入“五险”,他在老家入了新农合,还在村里交着养老保险,每年交200元,60岁以后政府每月还补60元。“只要工资高,入不入‘五险’无所谓,反正俺村里有养老保险。”采访中,记者发现,有的农民工想入“五险”,但怕丢饭碗,不敢入;有的农民工没有保障意识,不想入。更有甚者对于“五险”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更别谈要求社会保障了。19日,记者在济南西部的一处工地发现,这个工地很大,有一两千人,农民工大部分都来自外省,很少有本地人。来自四川达州的黄师傅说,他们都是跟着工头一起过来的。当记者问有没有“五险”时,黄师傅说,“我们干活只看领多少钱,‘五险’是啥不清楚。”记者又问了几位农民工,他们对于社保“五险”也了解,但是他们在四川当地都有新农保。像黄师傅这样的情况并不是个例。在另一处工地,两三百名农民工来自河南,他们同样不清楚要入“五险”,只是在老家办理了新农合和新农保。“社保对我们这些人没必要,我们天南海北地跑,投保后又不能带走,等于白投。”来自河南濮阳的王师傅说,“万一出事了公司都会赔钱,比社保省心多了。”和众多建筑工地的农民工不同,来自聊城农村的李之军在省城一高校餐厅打工已经三年,工作相对稳定,不仅每月能领到1800元左右的工资,而且学校还给他缴纳了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五险一金”。记者了解到,济南一些保安、保洁员已经开始缴“五险”。山东省社保保险统计数据显示,以工伤保险为例,截至2011年10月,全省共有1261.5万人参加了工伤保险,其中参保农民工为453.2万人,仅占全省外出农民工就业总数的21.6%。而参加城镇职工医保的农民工只有312.8万人。据业内人士介绍,在农民工应该享有的各项社保中,工伤保险投保的政策门槛比较低,因此这一项的参保率还算高的,而养老保险、失业保险、生育保险等参保率微乎其微。一怕负担重,二怕人流动早在2006年济南率先让农民工参加工伤医疗保险,今年又明确提出用人单位要为农民工缴纳“五险”。然而,记者调查发现,按照现行低标准计算,一个企业每年花在员工身上的各项社保费用超过6000元,不少企业感觉负担重,不愿意为员工缴费。4月1日,济南市刚刚调整社保缴费基数,月缴费基数的下限提至1772元,上限为8859元。按照国家规定,目前济南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生育保险单位缴费比例分别为20%、10%、2%-3%、0.5%-2%、0.8%左右,“五险”缴费已占到一般工资30%以上,即使按照最低标准1772元缴费,一个企业每年为员工也需缴纳6600多元。长期从事建筑工程行业的吴先生坦言,每人一年近7000元的确负担有些重,一两千人的工地在省城很多,如果全都缴“五险”一年就得1000万左右。记者采访得知,不少建筑企业出于成本考虑不愿给工人上保险,而且劳动者工作流动性大,很多人觉得参保手续繁杂,建筑工地普遍选择提高工资吸引人,或者直接转包给劳务公司。据了解,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人力资源研究培训中心下属的中国企业家调查系统,近期进行了“2012年一季度企业经营情况快速问卷调查”,发现有50%的企业认为,社保、税费负担过重。各地标准不统一有空可钻农民工社保缴费率低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劳务派遣监管存有漏洞。记者调查发现,在省城许多建筑工地,打工者来自全国各地,其中不少人便是通过劳务公司派遣过来的。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介绍,建筑工地项目承包商通常会将工程肢解并外包给一些建筑公司、劳务公司甚至是没有任何资质的包工头,在层层转包的过程中,很多一线建筑工人在干完活后,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和哪家公司有劳务关系,就更别说劳动合同和工伤保险了。上述说法得到了济南社保部门的证实。从本月开始,济南将重点检查农民工参保问题,但是存在诸多困难,劳务派遣就是困难之一。济南市人社局劳动监察大队相关人员对记者表示,由于国家社保缴费没有实现统筹,各个城市的缴费标准、保险数量不同,甚至一个省的不同城市缴费也不同,这就使劳务派遣有空可钻。“当前济南用人单位雇用农民工需要缴纳‘五险’,而省内有的城市可以只交工伤、医疗两种保险,劳务公司到城市缴纳‘两险’,再把农民工派到济南,按当地政策是没问题的。”而对于众多建筑领域的跨省农民工劳务派遣,劳动监察部门更是难以监管。“核查有没有缴费,我们到劳务派遣公司注册地一一核查也不现实。”劳务派遣公司运作模式是从全国各地招收农民工,经过简单培训,农民工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成为公司一员,然后公司将农民工“打包”分派到各工厂企业打工,公司再从各家工厂收取管理费。由于农民工参保意识薄弱、政府监管不严等因素,劳务派遣公司普遍存在不给员工买社保或者只买部分保险、劳动合同不规范、员工在实际用工单位存在超时加班的情况等问题。此外,劳务派遣工流动性强,也成为劳务派遣公司不给他们缴存社保的借口。社保难催生“工漂”“北漂”已广为人们熟知,如今又出现一个新词“工漂”。三年时间,七个城市,十份工作这就是典型“工漂”的打工“履历”。记者采访发现,“工漂”在省城新生代农民工中非常普遍,薪酬低、缺社保是主因。从菏泽农村到省城打工多年的王利顺一直有块心病。“现在在城里干活的人都有了工伤、医疗、养老、失业等社会保险,可我却没有同样的待遇。”他无奈地说,各项城镇职工社会保险对于像他一样的农民工来说就是“奢侈品”。其实“80后”的王利顺就是一个“工漂”,近五年换了两个城市、七八份工作。日前,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发布的《农民工就业趋势报告》表明,农民工“短工化”趋势愈演愈烈,农民工每份工作的平均持续时间还不到两年,而2008年初次就业的农民工每份工作只持续1.4年。记者了解到,目前在省城建筑、保安、餐饮等一些劳动力密集的行业,农民工“短工化”趋势越来越严重。新生代农民工因企业无社保、薪酬低而频繁跳槽,用工单位则以农民工流动性强、就业稳定性差为借口不愿缴社保。今年27岁的小王来自安徽黄山,他说,“我们可能今天在济南,明天在北京,后天就在江苏了,没有固定的地点,到哪里去参保,又到哪里去报销?现在社保续转手续太麻烦,单位不愿缴,自己也不愿买。”
“短工化”也分两种情况,一种是“80后”、“90后”新生代农民工主动换工作,还有一种是年龄大的农民工被动换工作。农民工“短工化”、“零工化”的现象,能否形成一股倒逼力量,促使社会提高农民工的待遇和福利?济南市人社部门相关人员对记者说,从目前来看有些难,在劳动力市场中的弱势地位,导致农民工缺乏向用人单位争取权益的勇气。此外,社会保障不便携带也是农民工不愿参保的一个重要原因。国家虽然早已出台农民工社保跨区域流动的办法,但是现实中执行力度不大,各省市之间存有各种政策,农民工经常从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但是社会保障很难跟着他们的人一起流动。
 

本文由广东远程职业培训网_优质培训机构推荐_星途职业培训资讯网发布于职业技能,转载请注明出处:农民工劳务派遣的社保难题

关键词: 职业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