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安东:当代英伦投资界第一人

2020-02-02 作者:院校资讯   |   浏览(169)

  薄安东(Anthony Bolton,又译“安东尼•波顿”),当代英伦投资界第一人,投资职业生涯卅余年,年复合收益20%,1980年至今只有6年跑输大盘,只有4年跑输同类基金收益均值,乃继彼得•林奇后,富达集团超级巨星。风格稳健中显得较为激进,深谙反向投资精髓,宁取不稳定的15%,亦不要安安逸逸的12%。
薄安东大学攻的是工科,毕业后去宝洁公司应聘时,招聘者对他说:如果想名利双收,别来工业界,不如去伦敦金融城碰碰运气。于是他去了一家小银行,最初的差事是在伦敦各个建筑物间送国债投标书,跑腿实习期一过,即去了那家银行下属的封闭基金上班。老牌资本主义确有过人之处,薄安东一入行,就以研习财报为切入点,进而走访公司,而这正是步入投资殿堂的最佳路线(老陈曾于纯技术分析上绕了8年,真正浪掷青春)。
投资是几无门槛的行业,但越是容易进入的生意,就越没钱赚,分析手法亦如此,容易上手,都是陷阱,皆非正途。老薄工科的严谨思维加上正确的方法,成为其投资的核心内涵。该基金主要投资于小型企业,这深刻影响了他之后的投资风格,薄安东一直信奉“小即美”,对小公司情有独钟。然后,他去了金融创新发源地――施莱辛格投资公司,在那里检验了量化模型和组合技巧等投资工具,去伪存真后建立起一套自我的经营哲学。
1977年薄安东的投资技艺已经成形,并在之后两年取得了61.7%的回报率,远远超越同期8.7%的基准。1979年被挖角到富达集团,直至今日。这一路的投资名家有不少都是钉在一个公司,对工作的执着与其投资风格互为表里。长期来看,薄安东犹如聂富疆(John Neff,1963~1995年任职于威灵顿管理公司,全美最大资产与收益基金之一的先锋温莎基金投资组合经理人),而爆炒科网股时,他却神似米勒(Bill Miller,雷格梅森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兼CEO,被Money杂志评为20世纪90年代最伟大的理财大师),老聂、老米容后另述。
用“薄安东分类法”解析投资
薄安东将股票分为八大类:⑴复苏潜力型;⑵未被认可增长或增长超越市场预期型;⑶资产折价型;⑷失宠或价值低估型;⑸潜力型;⑹小市值套利型;⑺长期供需型;⑻重组型。
⑴复苏潜力型。了解企业的特许经营权及其特征,理解促使企业发展的关键变量。比如宝钢股份,其为强周期股,行业顶峰时企业利润和投资人风险一样巨大,周期谷地时企业当期盈利和投资人未来收益却呈现南辕北辙。一旦出现“低PE+高PB”即应出场,而非教条地以为低市盈率皆是好事。轻资产PE高未必坏,厚资产PE低未必善。薄安东声称的复苏似与行业周期又有异,他骨子里并不喜欢搞周期股,更热衷于抓住因偶发因素而遭受痛击的股票,微观层面的复苏确定性更强。
1987年美国资本市场崩溃,金融股暴跌,薄安东大笔买入英国清算银行里资产质量最烂的一家:米德兰银行,从资产结构上看,米德兰是最具转变潜质的,尽管米德兰最终的转变并不是通过其自身,而是借助了汇丰的力量,但这不妨碍薄安东在两年里收获88%的利润。他重视绝对的价值评估,也运用相对的比价效应大展拳脚,买入米德兰的同时,还购入大量巴克莱银行股票和西敏寺银行认购证,理由系它们比美国同业要便宜得多。1987年后进入历史上最宏伟的牛市,薄安东赚得可谓酣畅淋漓。
⑵未被认可增长或增长超越市场预期型。一些企业或产品在增长,但由于某些原因,这种增长却得不到市场普遍承认,A股市场中,2005年底的大亚科技即是此类。2004年公司木业项目整合完毕,建成新厂全部达产,2005年底除一家外其余新厂全部实现盈利,税收免征使企业盈利水平远高于同行。纤维板上游龙头企业是个隐形冠军。2006年的南山铝业也是如此,南山铝业是垂直整合企业,当时市场错误解读为单纯的电解铝公司,使其价值被低估。
薄安东遇到的是一家苹果酒厂,他因苹果酒销售量上升而买入,恰遇行业政策调整:酿酒商开放只销售自己产品的定点酒吧。而该厂加大投入广告,有风驶尽帆,老薄一路顺风船。
有时候也可以用侧面迂回,一家企业领导人若风风光光,那么对于追求超额收益的投资人来说吸引力将大降,早年倪老板之于四川长虹,前年麦老板之于中集集团,今年王老板之于万科A,皆为闷声发财之反面例证。千禧年大把基金经理奚落巴菲特已过时,投资巴郡A股,4万美金单价,如今直上15万美金/股;现在巴爷红透地球,投资巴郡绝非好时机,理当学习他的方法,放弃他的股票。当然,巴爷股票奇贵,想入伙亦要好好掂量自家身价。
⑶资产折价型。封闭基金一直折价,但随着到期日临近,折价率亦下降。封闭基金到期时是否还能保持当下的折让,须视行情涨跌而定,所以封闭基金并非资产折价型。商业股地皮重估后固定资产大增,亦有人认为是资产折价型。但商场若把地皮转卖,商场将无营业地点,而新觅场地形成商业气氛旷日持久,所谓商业股资产折价只是炒作题材,无实际意义。只有拥有定价权的消费品企业的库存商品才可以计入资产折价一类,需有销售递增的支持,另还需拜通胀所赐,不然通货若紧缩,资产只能越折越低。
用现金流折现DCF可以比较方便计算出资源类品种的价值,从而推测是否有折扣,当然资源价格本身亦起落无常,增加不少预测难度。欲洞悉大宗商品,可关注M2、M3货币发行量;CPI、PPI通胀水平;行业产能变化等,自上而下是个相对简明的办法。金融类只需盯住净资产值和准备金量,就可以大体看出有没有折价了。所谓皮乃毛之所存,静态的资产质量一定比动态的收益能力更重要,投资若过于关注损益表是错误的。长期来看,价值型投资的获利水平远高于成长型,因为注重成长的投资往往溢价过高,直接影响到收益率。安全边际是投资的重中之重,应当给予非常大的权重。先收敛才能发散,是谓先阳而后阴,始得阳。我们希望自己的账户是阳线,就必然要先收敛,就必须要注重企业的资产质量,再求发展,而不是相反。
⑷失宠或价值低估型。巴菲特买中国石油是个好案例,巴爷买时中石油市值不过350亿美元,2005年财报时公司单年盈利就有167亿美元,反推当时市盈率只有区区2倍多一点。此外中石油没有太多融资杠杆,并且将盈余45%发放股利,若以投资成本计,约有15%的股息报酬率,以银行定期为无风险基准收益来看,此品种高出至少10%,风险溢价之巨相当诱人。
上世纪50年代油价3美元/桶时,“专家”大谈蕴藏巨多,合理价格应为1~2美元;现在油价近140美元,“专家”担心油藏枯竭,看高200美元。且不论货币投放引发的购买力问题,单就黄金兑石油的价钱亦相当混乱,最不可思议之事,在投资世界是常态。如今马老板大额圈钱惹恼了投资大众,中国平安失宠,但其所持之投资组合价值却高过市值,情感是否又一次凌驾于理性之上了?综合比率小于100,足见承保收益为正,投资业务潜在利润也未完全按照市价入账,成长未停顿,市价却如过山车,投资大众间歇性癫狂。
⑸潜力型。2002~2003年的贵州茅台就属此类,白酒行业因第一代领导人的个人嗜好而崛起,随着领导人故去和大众对养生的逐渐关注而衰退。到2003年时,销量跌进谷地。此时茅台被勾兑型酒厂围攻,茅台陆续推出几款低价白酒,甚至去搞红酒,公司治理混乱,品牌蒙尘。但其核心业务仍健康,现金充裕收得利息比管理费用还多,当其停止多元化经营,重心回到窖香白酒的产销上,企业的转折点就出现了。之后加大窖容量,加销售价,持续推升股价。而当股票几年内大涨了百倍后,仍视未来发展潜力无穷,就有问题了。人们对白酒,尤其是昂贵的高档酒,需求毕竟有限。我们不能把企业利润源假设在指望富人的酒量不断提升的基础上。茅台有很好的品牌优势,犹如护城河,但并非没有替代品,而替代品与其在价格上的落差过大将抑制企业几何增长的可能,好东西也有个限度。
与大众反向是
“不坐地铁的人”之共性
前面几类是主菜主食,后三类只是餐后小点和水果。有时候主思路难以发现好品种时,来点旁门左道可收奇兵之效。比如淘金时代,大伙都以为挖金才能发达,有人却靠卖水发财,李维斯卖牛仔裤致富;石油猛涨,油轮紧俏,海运企业往往拥有庞大船队,油轮船龄超越廿年,检修费将大增,最终导致成本过昂而遭淘汰,由于船队老板摸不准来年石油运输丰欠,造新船谨慎,使得运输缺口加大,运费提升,若有企业正好运能充沛,收益即可大升。交易时不揣测市场先生的心情,不以市价而以估值结论为依据,坚持知行一致,忘记自己的成本,意识要尽量独立不受舆论左右。如今谁都知道石油涨、黄金贵,大玩家却开始抛弃“重资产”,拥抱“软资产”,与大众反向是“不坐地铁的人”之共性。
关于薄安东,推荐中文读本《安东尼•波顿教你选股》,内容不算精彩,大体做个了解。书中最后一章,薄安东列出了若漂流到荒岛他会带去的音乐,有趣的是他带去的音乐全都有明确的故事情节,是标准的西方音乐,结构完整而精确。大部分是略带缺陷的生活剧,有的实在应算是悲剧,乍一听似乎比较平和,其实波涛汹涌,大气磅礴又谦恭有礼,实乃闷骚型投资大师。

 

本文由广东远程职业培训网_优质培训机构推荐_星途职业培训资讯网发布于院校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薄安东:当代英伦投资界第一人

关键词: 院校资讯